BEPATIENT

厄夜




睡眠断断续续,窗棂边的鸢尾似乎是开了能隐约闻到味道。春末了炎夏还未到,云里的水汽憋着下不来,浑浑噩噩又睡去了。

1349年初法兰克福


清晨苏醒,第一场带着夏日气息的雨刚停,美因河岸边的苜蓿日渐繁盛,栀子还是骨朵,你的笑也随之散发出阵阵土壤的味道,不是很干净的头发配着干净的眸子。在我身前小步跑着“家里去年秋天收成的小麦酒酿成了。”

夏天结束的时候,你说要加入德意志的远征军,成为一名肩负荣耀的十字军战士。

“士兵,提上你的剑”我折了路边簇生的芦苇笑着说“别让敌人的血染了你的铠甲。”

“不会,我还要回来。”

夏天结束的时候,父亲那年迈的木匠又要把我使唤个不停,还好自己喜欢陈旧的味道,把木体层层区分的味道以及脚边木屑的味道。看着父亲将原木细细雕琢也得心安。


炎炎夏日终究还是在日渐变长的黑夜里走向湮灭,温带海洋性气候却让周身还围绕着湿热躁动的风,可涌动暗黑之光开始侵蚀着这里的一切,包括他胸膛内的满腔热血。

“镇里有人得了重病,开始只是发热之后七窍流血,浑身黢黑,就像被诅咒了一样。昨天父亲让我去买些迷迭香时,我亲眼所见。”

“别乱说,上帝之光就在你我头顶。”你嘴里衔着狗尾草笑着让我看满天的星辰。


厄运还是降临了,一早噩耗就来到耳畔。死神的巨镰肆意挥舞着。镇上开始了宵禁,那钟声在傍晚时响起,有如一阵阵痛哭女妖的悲歌。看着摇曳的烛火,你我之上的天国咏叹诗必会陪着我们度过无边长夜。

恶魔不会仁慈,以极为暴烈的速度宣告和传播着恐惧,接连有人去世,死状惨怖。人们惊慌失措,甚至放弃了在恶魔大张羽翼之下最原始对于生的渴望。


我吹灭了蜡烛夺门而出,甬道上黑灯瞎火,只听的美因河水潺潺就像妇人汨汨的眼泪。破败的气息迷了我眼睛,还是朝你的方向狂奔而去。

你床头的油灯还亮着却昏昏沉沉,崩溃使我站在门口不敢靠近,闻得你咳了两声似乎还带着污秽的血,说着:

“你看啊,那星星还是明亮,它会指引我踏上荣耀的征途。它也会带着我回到这里,如果那时你还在的话,我会用树莓酿成酒,回到你身边。”


觉得有些渴了,满口的血腥味让人连水都无法下咽。用尽力气推开窗看见栀子伴着金桂开在了浓重的夜幕里,它们在这破灭的景色里似乎搭衬得很。

眼睑里始终在往外流血,疼痛无差别地在身体里爆裂,灭了灯,和平常的夜晚一样。


执子之魂,与子共生。


呀呀 中了

包包包子铺!:

LOFTER联合阴阳师招募官方同人文作者 获奖者公布


现公布获奖名单:

优胜奖 5名:签约机会+6000元奖金

健康的胡萝卜《寻》《一坛青梅酒》

花萌萌:         《鬼话美人灯》

Kuffskein:    《大治四年 神无月(上)》

一只鸭:         《交织的羽翼》

斗鱼金先知:  《远户》


人气奖 10名:奖励阴阳师周边福袋+现金2000元

 

一把废伞:   《我和我儿子的日常》 

[热度:6250;评论:185]

……:           《书外书》

[热度:1263;评论:13]

黑羽瑜韵:   《平淡狐生》

[热度:792;评论:42]

牧夏:          《等你的花开》

[热度:491;评论:12]

灼狗:          《姑获鸟老了》

[热度:397;评论:25]

海怪:          《鬼王退治记》

[热度:367;评论:12]

潇潇清秋暮《冥界中没有朝暮》

[热度:231;评论:10]

Soot烟:      《茧》 

[热度:223;评论:16]


参与奖:奖励阴阳师周边福袋+现金800元

 @茗樽 、 @三尺耳 、  @会。卿。 、  @土间冬眠  、 @南乔木 

 @建章生 、  @夜露  、 @一支钗子 、 @兰若盼恒 、 @淮舟 

 @叶白川 、 @柒汣 、 @业瞳 、 @春花秋月梦浮生 、 @鱼丸和粗面卖光了x 

 @BEPATIENT 、 @泠凊 、 @欲济河无梁. 、 @蓑衣人 、@白鳴翁

 @Akise 子诀° 、 @辉夜姬保护协会会长 、 @把丧心病狂发扬光大的鱼鸡猹 、 @萧皇宇 、 @鸦无 

 @穆于歸 、 @绘家 、 @月未白 、 @汐水畔 、 @久苍田莆 


恭喜以上获奖者。

特别说明,本次活动感谢各位太太们的努力检举。

经查实本次活动参与者 @Pcyyyyy° 的作品《日常之热闹迎新春》存在刷热度的行为,故取消本次评选资格。

本次获奖公告公示3日,3日内(截止25日23:59:59)可向 @包包包子铺! 进行检举,一旦发现还有刷热度的行为立马取消评选资格。


以及,感谢各位太太的参与!包子铺会在公示日结束之后联系各位太太收集获奖信息,感谢参与。 (,,・ω・,,)


【活动时间】

比赛征集期:12月21日—2018年1月15日

比赛评审期:2018年1月16日—2018年1月21日

悬赏日:2018年1月22日

 

【参与方式】

根据平安世界中的人物及剧情进行同人文创作,篇幅体裁不限,传记、轻小说、连载等皆可。

带话题 #青灯百物语# #阴阳师# 将文章发布至LOFTER,即可视为成功参与!

以文字形式投稿,建议2000字以内,欢迎各位太太带图发文

 

【大奖设置】

优胜奖 5名,由寮办评审员选定,奖励阴阳师青灯故事部签约机会+现金6000元

人气奖 10名,根据LOFTER热度选定,奖励阴阳师周边福袋+现金2000元

入围奖30名,由寮办评审员选定,奖励阴阳师周边福袋+现金800元


本次比赛获得优胜的太太们,还可获邀成为青灯故事部成员,即官方签约作者,并享受阴阳师&LOFTER送出的福利:

- 获得与贡献相符的稳定物质收益

- 获得平台级曝光和成长,包括但不限于LOFTER 网站推荐位

- 有机会将所写刊印成书,阴阳师可以协助代理版权等有关事宜

- 有机会加入寮办,成为续写平安世界的一员,所写故事有机会成为番外剧情或主线剧情,平安世界如何发展由你推动

- 为崽而写,为心爱式神产粮则有机会影响崽的命运和际遇

 

【评审规则】

评判标准将充分考虑整体效果,包括但不限于以下评审因素,决定最终结果。

-  设定(人物设定、故事情节脚本、主题思想等)

- 文风(文笔、风格等)

- 观众支持(LOFTER热度、分享与评论)

 

【作品要求】

- 作品要具有原创性,角色设定、世界观、故事背景等不得脱离游戏原设定。

- 作品版权归作者、网易LOFTER、网易阴阳师手游官方共同所有,一经投稿则视为允许主办方在活动相关专题、官网、微博、微信等推广中署名宣传。

- 参赛期间,参赛者不得将参赛作品转让或授权给任何第三方,不得用参赛作品参与与本赛事相同或类似的其他活动。

- 作品必须遵守法律法规,不得盗用、剽窃抄袭他人作品,不得过度宣扬色情、暴力、血腥等不良内容。

- 不得侵犯第三方的知识产权和专利;若其版权归属多人的情况下,参赛选手请保证作品已获得其他版权所有者的授权。如有违反则由参赛者全权负责,与主办方无关。

- 参赛则视为同意以上规则,最终解释权归“网易阴阳师手游”与“网易LOFTER”所有。

 

【获奖通知】

- 参赛人员不能重复获奖。获奖通知将在最终结果公示后5个工作日内,通过网易阴阳师手游官方网站,网易阴阳师手游和LOFTER官方微博及微信公众号公布,请及时关注获奖信息。

- 请获奖作者注意查收官方消息,并根据消息内容在规定时间内配合主办方完成获奖作品源文件收集及奖金奖品发放等工作。

- 若获奖作者在规定时间内对获奖通知未做回应,则视为放弃奖项,由其他获奖者取代。

- 其他相关事宜可随时关注活动专题首页公告,奖品将在整个活动结束后20个工作日内发放。

 

执笔写下脑海中的平安异闻

述说一段不为人知的式神番外

为崽产粮,分享你心中的百鬼故事吧~

ヾ(o・ω・)ノ

 



罅隙缺痕



故事总归是会有的,犹记早年间离家四处游历,似乎所有景致和事物重复更迭最后了然于心,如今时令已近冬至,雪雾将歇,天空被散射成透镜般的蓝色,记起从前经过极寒之地些许零碎,凝视着悄悄流走的时间。



“客官,今儿天色不早了,你便安心在这儿住上一宿,你看雪还未停,你若现在赶往渡口乘船,恐怕只会与之错过,那船每日酉时便走,一日只一渡,不如明儿赶个早,也不觉如此疲倦。”刚到客栈门口,小二便笑迎着说道,鼻尖冻得通红、眼眉之上淡淡结了些霜,北方口音浓重,如同寒风灌入耳朵。
“有客房吗?劳烦你帮我把随身行李妥善置内,还请你吩咐贵店厨房弄些清淡饭菜,备壶浊酒暖暖身子吧。”看着灰蒙的天空还飘着雪,打着旋落在我肩头和帽檐,不由感叹,这刺骨之势,怕是走不了了。
“客官里边请。”小二哈着腰接过行李,又找了个帮手招客上茶。店内人不多不少,大多是随我一般的旅人,还有一些人便是约上三五好友,趁着这风雪势头喝酒叙旧或者说些家常,都是些而立之年的人,话题自然少不了自家儿女,其中一人说她家女儿常跟大人们提到冬日里一同玩耍的伙伴,大人们问起那陌生孩子时小孩却道不出其姓名,父母只觉得大多是遇到别村孩童一同玩耍,也就笑笑道:“这雪天,也只属于小孩罢。”北境的吃食始终不合胃口,听得他们说笑有时也跟着不自觉笑起来,潦草吃上几口就提着余酒请店家引至客房。
客房干净整洁,店家燃起灯盏,房间霎时温暖起来,窗户糊着厚厚的窗纸,似乎一丝寒风都无法趁隙入内。“客官请好生歇息,明日望这天能晴好,给您一个方便,近日客多,茶酒不足之处还请您见涵。”我也屈身致谢,看着别人离房。取了刚刚的酒壶拿了桌上的小瓷杯斟了些许,坐在窗前榻上心中念脑里想,真希望今夜这雪能下完,给明日个好天气,不消耽搁我漫长的回乡之旅。
闻得楼下宾客浅浅散去,喧嚣也随之趋于沉寂,壶中之酒将尽,酒意渐渐上来,晃晃还看见就寝之处在前,也就拉上棉被躺下。那夜睡得浅薄,隐约听见雪花簌簌下落至窗棂还有雪鸮的翅羽划过寒夜天际的声音。




翌日,急促的窍门声阵阵将我吵醒,随即就是店家的声音:“客官,这雪下了一夜到现在还未停,到渡口的山路也被这大雪所封,只得绕山抵达渡口,还请您早些出发。”我慌忙从被褥里惊起问道:“什么时辰了?”
“卯时将尽。”
我匆匆洗漱,心中咒骂这天,始终还是不遂人愿。走出客栈时,店家耐心地给我指了路“出了这门一直往西走就能看见原本去渡口的山路,而现在大雪封山,你便往山下走,那本是一片湖泊,每到冬季就成了大片冻原,沿着山下走就能抵达渡口,虽说绕了些但看您这般急着出发,只有这唯一的法子了。”我哈了口气,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雪,与店家道别。
行至山下,因是雪天的关系,发觉步履沉重不少,灰蒙着的天被雪笼罩,感觉自己始终处于一个永冻的结界中,没有任何办法从中解脱。耐心也随之消磨殆尽,看着上山的道路上有些积雪,愤然地选择了山路前进。开始还能看到路的方向,但愈发深入山间,白雪愈要把道路掩埋。只好朝着一个方向走,盼得神灵眷顾。脚下雪已然没过脚踝,行走的能力似乎被迫退化,用手抓着两旁雪松的树干维持行动,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其树叶上尖锐的冰晶抖落。风雪势头没有任何要减弱的意思,刮过的风冰冷似刀,无差别地割在脸上,眼前的雪形成了一道屏障,让我无法睁眼,要把一切吞没。
勉强用手护住双眼,却再也无法前行,雪已埋至膝盖,抵抗已没有意义。眼际耳畔只有风雪的侵袭呼啸。刹时间看见正前方出现一人影,渐渐逼近,风雪中似是个孩童,无法看个真切。
时间在瞬间凝滞了,空气像冰块般被冻结,雪花就在眼前悬在半空无法落下,终于能看见他的模样,眉目无比清冷,额间长出的冰晶成了角,整个躯体始终漂浮在雪平面之上,手脚结起的冰霜让他看起来就是这雪天里的恶魔,操控一切冰雾霜雪,取走生灵最珍视的东西。眼睛因为恐惧早已失去控制,汨汨地流出泪来,却睁着看自己生命终结时的最终宣判。只见他不缓不慢地从胸间拔出一把刀来,似乎不肯出一点差错。刀的长度远远超过了执刀者的身高,刀身光滑,刀锋清冽,通体碧蓝,就像在炎炎夏日里也永不融化的冰锋。他挥舞刀刃的一瞬间,冰冻的时间又被重新激活,在狂乱飞舞的风雪里一回头,尖利的刃已指在我的眉间。
“见过我的人都死了。”



猛然惊醒,顿觉手足冰凉,梦境褪去后的真实感犹存,发现自己身置客房,才庆幸自己还拥有生气,可能是昨夜喝的酒,在脑中发酵所致。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客官,这雪下了一夜到现在还未停,到渡口的山路也被这大雪所封,只得绕山抵达渡口,还请您早些出发。”
“什么时辰了?”
“卯时将尽。”








作者微博:还是你要舔盐巴
二零一八年 小寒